再见秋天的风

社交恐惧,大部分时间是点赞而不是评论
主角受党,基本上是杂食BL/BG通吃,有1v1洁癖

发带(荆明)

盟主线未明,与姑娘们的关系大部分是道义之交
文笔傻白可能甜……
————————————————————————
茶馆的老板一直很欣慰的一件事是茶馆从来都不会出什么乱子。

像那同一条街上酒馆每天都会有一位红衣少侠来喝酒,喝得开心了还会拿出剑来和别人比划比划。酒馆里的东西大都是崭新的,因为不知道在酒馆发生了多少次战斗,东西都打坏不少。后来酒馆掌柜都对此习以为常了,每次看到有人要开始战斗连忙大喊一声:“我这可是小本生意!!少侠你们出去再打!!”

再往前几年,酒馆还出现过“食物中毒”,不过那位被毒倒的少侠现在已经是和小虾米前辈齐名的大侠客了……

总而言之,江湖上就属酒馆出的乱子最多了。但是茶馆就不同了,生活安静且平淡如水,常来的顾客也都很安分不会随便打起来拆了他这家茶馆。对此,茶馆老板十分满意。可惜今天的茶馆并不安宁。

现在武林中的许多姑娘们聚在茶馆一起喝茶,茶馆里其他人因为这莫名的景象吓得离开了茶馆,只剩下一名说书人坐在角落静静喝茶。

“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喝茶啊!商量事情我们也可以在酒馆啊!”秦红殇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酒馆快被傅少侠承包了,我们想去喝酒也买不到了。而且去酒馆的话说不定会遇上小师兄,这样我们商量的事不就暴露了吗?”王蓉脸颊鼓鼓的像一只仓鼠一样磕着瓜子,旁边的史燕顺手从王蓉身上摸了一袋瓜子也跟着嗑起瓜子来。

“如果想喝酒的话,我这里有一坛十损酒你要尝尝吗?”沈澜突然拿出了一坛酒问到。

“不了,谢谢,听名字就不太对劲,我自己有带酒来。”秦红殇摆了摆手。

“十损酒?听起来有趣的紧,奴家可否看一看。”蓝婷似乎很感兴趣地围着那坛酒。

“我们还是快点商量正事吧,关于东方大哥今天所带的发带到底是谁送的。”赵雅儿说道。

“等等!我有问题!为什么东方大哥所带的头带一定是别人送的而不是自己买的?”齐丽有点疑惑。

“这个我来回答!小师兄他可是一套衣服又许多件且穿了多年不换的人,怎么可能会主动去买新的发带?”第一发现者王蓉迅速的回答。“所以说好好奇是哪个送给小师兄发带的啊!”王蓉八卦的心蠢蠢欲动。

“我觉得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送的人应该在我们之中,毕竟跟东方大哥关系近的女性基本上都在这里了。”沈湘云说完犹豫地看向沈澜的方向。

“我们先从发带着手吧,从发带的质地看是产自杭州。这么说买头带送给东方大哥的人应该在最近去过杭州。”史燕凭着自己的鉴定经验做出了判断。

“几日前我曾经去过杭州买东西,在那里有遇到未明大哥,但是当时他还没有换上新发带。”风吹雪回忆了一下自己几天前的经历。

“请问风姑娘,你遇到未明……咳!东方少侠时的情景是怎样的。”秦红殇问到。

“当时未明大哥他和金风镖局的陆少临走在一起,他拉着未明大哥问:‘你那珍藏多年的酒开了没有?’应该是要带着他到酒馆?但是看未明大哥的表情很不情愿的样子,于是我上去向他们打了招呼。这时候那名男子突然笑得意味深长:‘原来东方兄已经约人了,那陆某就不多打扰了。’然后他离开了。”

“听上去没有问题,那么看来发带这时候东方大哥还没有收到。那接下呢?风姐姐有注意到什么事情吗?”赵雅儿追问。

“东方大哥一脸得救了的表情,然后问我:‘雪妹,你来杭州做甚么?帮仙音前辈买东西么?’我说‘我的确是帮仙音前辈买东西,同时也是过来打一把新剑的,不过现在还缺了几块矿石,正准备去挖矿呢!’东方大哥不由分说地塞给了我矿石,‘正好我要是去挖矿的,矿石先送给雪妹你,我再去挖就是了。我可是挖矿能力超级强的!上次虚真小师傅需要的矿石也可是我帮忙挖的呢!’然后他去龙井村挖矿。之后我就没再看见他了。”风吹雪回答。

蓝婷已经结束了对酒的观察,正和沈澜一起一边吃着西瓜一边交流毒术,听到风吹雪的话后,她恍然大悟:“这么说来几日前奴家在龙井村有看见过东方公子。他拿着挖矿的镐子(锤子)气势汹汹地往矿洞那边走去了。”

“心疼龙井村的地鼠……”史燕喝了一口茶,“直接挖地鼠洞,这样得到的宝藏不是更多吗?”

“你这是直接拆地鼠家了啊!!”齐丽惊讶。

“好了!静一静!让我们听听……恩……蓝姑娘的话。”秦红殇拍拍桌子止住了跑偏的议论。

“在和奴家与纪玟妹妹打过招呼时,东方未明还是戴着那个红头绳的。可是等到他挖完矿的时候,他头上带的就换成头带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很遗憾奴家就不知道了。”蓝婷有些抱歉地说道。



东方未明今天心情有些糟糕。

今天来到杭州时,看见二师兄在一个小摊面前停驻了一会,正想追过去的时候,没想到就被陆少临看到了。

跟他一说话的时间,二师兄就不见了。未明看了一眼那个小摊,是卖发饰头带的。未明心想:“二师兄这是要送给哪家姑娘呢?”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和陆少林谈话的时候,风吹雪过来解围了,作为回报未明帮她凑齐了需要的矿石,然后往龙井村走去。

路上看见蓝婷和纪玟在一起打猎,未明跟她们打了声招呼,往矿山走去。

挖矿的时候未明有些心不在焉,在想别的事情:“二师兄应该只是看看摊子吧……”可是以二师兄的性格他会没事去看这些小玩意吗?

所以未明没有注意到一只地鼠刷啦一声出现在他身后,叼走了他的头绳。

“哎呀!!!快把我的头绳还来!”未明一锤子砸过去,地鼠已经消失进地洞。

“总感觉好像明白为什么有时候开箱会有破烂首饰了……但是现在我可怎么出去啊……堂堂武林盟主被地鼠偷走头绳这种事情要是被徐子易大哥记录下来估计会被全武林笑上整整一年的。”未明抱着头苦恼“啊啊啊!仿佛听见了二师兄的嘲笑声………等等!二师兄的笑声?”未明抬起头。

“你这小子这么多年还是没多少长进呢,都当了武林盟主还是像以前那么蠢,连只地鼠都能欺负你。啐!肯定又是整日不误正业到处闲逛疏于练功了吧!”荆棘叼着一根草叶出现在未明面前。

“二师兄!!你怎么在这里?!”未明顿时心情由阴转晴。

“啧,路过而已,然后就看到你笨蛋一样被地鼠戏弄的事。”

“那个是意外!!!我一时不察才那样的!”未明争辩道。

荆棘拿出了一束发带扔给他,“快点把头发绑起来吧,这样披头散发的丢我们逍遥谷的脸。”

未明转了转眼“话说回来,二师兄,你头绳是哪里来的?”

“啰嗦!我从地上拣的!”

“诶?二师兄原来你还有站在别人摊前捡头绳的癖好吗?真是品味独特……诶诶诶!二师兄不要突然拽我头发啊!!疼疼疼!”


荆棘买那个发带纯属偶然,当时他经过一个小摊子时,看见上面摆满了花花绿绿的小饰品。

荆棘对这些小玩意并不感兴趣,要是上面摆着是刀剑他倒可能会停下来看一眼,嘲讽一下那些刀剑只是中看不中用的摆饰。
可是他瞥见了摊位上一条如他发色一般赤红的发带,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以前总是在他面前晃荡的红头绳。

“啐!那个臭小子!都当武林盟主了还带着那条破红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逍遥谷穷得连一条正经的发带都买不起。”

于是他走向小摊,买下了那条发带。

但之所以买下这个发带还有那么一个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想法:

他想要别人看到这条发带时就知道这个人是他的。

————————————————————
后记:

说书人的弟弟进入茶馆后误食沈澜遗忘的酒而食物中毒,但是看起来他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老哥我能请假不写暑假作业吗?”

“可以啊,等你好了之后再补上就行了。”

“……”

沈澜最近有些烦,最近新收的病人话特别多。

徐子骥:“哇!这只虫子是什么?我可以碰它吗?”

而且完全不怕她的虫子,似乎还对这些虫子另有企图的样子……沈澜突然有些担心自己的毒虫会被他顺走。

茶馆老板有些欲哭无泪,之前说什么来着?不出乱子也不会有人中毒?今天一下子全齐了!!!自己立的flag哭着也要拔掉。隔壁酒馆掌柜拍了拍他的肩,淡定地说:“习惯了就好……”

许多年以后,又一位少侠走上了挖矿致富……啊不是!是挖矿生产的道路。这时候他挖到了一个箱子——

1、鉴定水平低。

“啊啊啊!又是一个破烂首饰,扔去当铺吧。”

2、鉴定水平高。

铛铛铛铛,恭喜你获得了东方未明的红头绳,带着它成为新一代主角吧!(效果:获得主角光环,遇见事件几率上升,以及成为乞丐的几率也大大增加。加油吧少年( ̄∀ ̄)努力不要成为新一代乞丐王哦)
——————————————————————
这篇的脑洞大概是半年以前的了,现在挖出来写写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虽然自己当初想的许多构思都改了,但是时隔半年重新捡起这个脑洞的时候,我仿佛还是能感觉到我刚入坑时的喜悦。虽然依旧是文笔不足逻辑硬伤,但是完成了它还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即使当初看到我那篇脑洞的人有些已经不在这个圈了……

写发带后记的时候超级开心,比起正文来说好写多了,正文总是忍不住想搞笑吐槽的想法。(。ò ∀ ó。)还有找姑娘们对未明的称呼好麻烦,有几个的称呼可能弄错了…
以及正文虽然没有提到,不过每次我提到纪玟妹子的时候都感觉很心疼她的命运……

以后估计不会产出了_(:з」∠)_,安心做咸鱼好好学习吧!!!

评论(14)
热度(39)

© 再见秋天的风 | Powered by LOFTER